40多年的坚守——记吉林满族萨满祖传医术传承人关香云

发布:小宁 发布时间:2016-11-24 11:28:23 信息来源:今日财富报  人气:45

关香云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日宣传满族文化赠送药材

关香云在药材展厅给学员讲解药理以及配制方法

关香云在传习采药方法

■ 常雅维                             

      在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的松花江畔,有一座满族传统式院落,与周围新崛起的高楼别墅相比显得有些原始味道,这里是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萨满祖传医术传承人关香云的宅邸,也是她的传习基地。大门两侧有好几块牌匾:满族萨满祖传医术医药传习所;满族萨满甲针传习所;萨满医药服务中心;国际萨满研究会吉林分会。

      “我的责任就是传承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要传给我的三个孩子,还要广招徒弟,让满医满药为更多人服务,尤其是让生活条件差的老百姓受益。” 关香云说。


祖传的第一个女传人

      走进关香云的院落,简直就是一个原生态的场地,满院子绿色植物都是她从山上移植来的药材,就连百年杏树、梨树以及山楂树也都是她制药的材料。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子,曾经是清朝时期的一座“将军府”,经过几代的变迁,如今的两座带有图腾的平房和一座三层楼房都是后来翻盖的。

      “这里是诊病和教徒的地场。” 关香云指着两座平房说,而三层楼房是政府批准,她自筹资金建立的“满族萨满医药博物馆”。这里有太医院、草药库和十几间展厅,展厅陈列着祖传制药的各种器皿、一百多年前的老宅门面、祖传萨满祭司用具、不同时期的药壶、萨满人偶等共计300多件。整面墙的长白山古图前供奉着长白山山神。药材库里,同规格的柳条筐装着两百多种山上采来药材,关香云就站在药筐前给慕名前来学习的几个学员讲解草药的采集、辨认和药理。

      关香云是佛满洲正黄旗瓜尔佳氏的第十四代,她的祖太爷是四品命官、御医瓜尔佳音宝,太爷瓜尔佳富成阿为五品御医,她的爷爷关福山和父亲关景魁都是当地闻名的大萨满,祭祀治病看风水。关香云说:“祖传医药原本是传男不传女的,到了我这一代,三个哥哥都当兵转业后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就轮到我来继承祖业了,而我的三个孩子中二女儿徐营成为第十五代传承人代表。”

      58岁的关香云小时候正处在破四旧反迷信的年代,母亲不许她跟父亲学萨满,她就专攻满族医术和医药,11岁开始和父亲上山采药,16岁开始给乡邻们治病,那时候看好了病,人家给一双袜子和一点好吃的就高兴得不得了,根本不懂得挣钱,家里的祖训是:“穷人看病不收钱,富人凭赏。”到现在关香云还依然把这条祖训常挂在嘴上。


土法诊疗 就地取材制药

      金秋十月,两名学员一起跟随关香云夫妇清早进山,在漫山绿叶中,关香云很快发现一株顶头有红珠串的植物,大家马上围过来。她告诉大家这是大参,要慢慢挖,不要看上边好看,球状的根部才是更好的药材,祛风除湿效果极好,再配上两味药还能治疗癌症。

      两个小时后大家收获了玉竹、黄连、龙葵、山芝麻等九种药材,其中一种药材是关香云的药库里没有的,她尝了好一会后告诉大家,这种药是她新发现的,要对照药书看看叫什么名字。父亲传给她的原来只有70多种药材,现在她的医药博物馆里的200多种草药,好多都是这样发现的。

      关香云祖传医术既有东北满族民族民间医术的共同特点,也有其家族自身的特色,还有她根据多年经验摸索创新的“原创作品”。她采用的是民间医术,药品都是就地取材,品类多样,包括草药、石、木、水、土、虫、动物等,都是天然无农药无化肥的野生药材。她每天早晨4点半上山,上午坐诊,下午自修和传习。所治病症包含精神、神经、五官、心脑血管、跌打损伤、妇科、肺病、胃病、伤寒、肿瘤,甚至电击伤和戒毒等;其诊治手法主要有萨满甲针疗法,她的指甲又尖又长,如同银针一般。还有药疗、叶疗、酒疗、食疗、水疗、火疗等等。眼见她用几片树叶沾上山泉水敷在眼睛上,就能治疗眼病,她还有众多秘传自制的验方、奇方、偏方,治疗恶疮以及一些疑难杂症。

      如今她从医40多年,治愈很多疑难杂症,曾经为73个国家的患者治愈了疾病,多次往来新加坡、印尼和马来西亚等,为一些社会名人和官方高层人士治病,其中有瑞士银行副行长洪秀云的母亲;还有几位外国元首,但更多的是普通老百姓。


传承非遗才是硬道理

      “目前国内满族医学文化遗产方面的研究学者甚少,研究成果不成系统。” 据吉林省著名的满族文化专家富育光介绍,满族医学文化蕴涵着民族文化原生态的特质,具有稀缺性、唯一性、不可再生性,尤其是流传在满族民间的偏方、单方、验方面临濒危的境遇,因此动态保护和传承非常重要。

      关香云世居地吉林市四周环山,松花江水穿城而过,是吉林省中医药最早的发源地,这里得天独厚。但由于受历史因素影响,满族医药长期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开发,关香云作为吉林市第二批通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她感到传承责任重大,也更坚定了文化传承的信心。

      对于怎样传承的问题,关香云一口气说出了好几条。首先是建立资料库和档案室,与专家合作理论联系实际系统研究满医满药,把历代口传心授的采药、制药以及诊病的方法,自已用过的土方奇方整理结集;第二,设立传承基地。以吉林为总部,目前已经建成了北京、深圳两个传习基地,将来还要辐射到国内外许多地区;第三,扶持新的更多的传承人,打破家族传承的老套路,广招学员,目前已经意向报名的有近300人,其中有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许多来自国外的学员;第四编写教材举办培训班,重点培养下一代优秀传承人;第五,配合政府和社会团体举办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展示会,广泛宣传;第六配合群众文化活动及一些公益活动进行推广,关香云多年来还以资助民间文艺院团满族服饰的方法扩大宣传。

      关香云传承的满族医药没有萨满宗教的形式,完全采用民间土方土法,接到香港患者的电话后,来不及换衣服,提上两筐苞米须子就登机,黄泥配点药就能把病灶箍好,但是她几十年保持了祭拜小白山望祭殿的习惯,那是康熙皇帝巡视吉林乌拉时,率领太子及王公大臣举行望祭长白山仪式留下来的礼俗,也是传习满族文化的一个重要仪式,从她父亲关景魁开始,不断地制作、修缮、翻新望祭殿神龛,即便是在文革时期也依然保持这一满族礼俗。关香云说:“方法千万种,能把满族医药传承下去才是硬道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