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昧动漫路现娜:每一片衣袖都是中式风流

发布:小宁 发布时间:2017-9-18 13:22:10 信息来源:今日财富报  人气:20

路现娜以“国漫那些事——青春的暂停与燃起”为主题在动画学院做讲座.jpg

今日财富报记者 金悦 文/摄

    路现娜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对漫画着了魔。
    他给自己剪了一个最时尚的发型,用的是日式漫画工具,但心里却流淌着散发竹叶香的墨水,一笔笔描绘的是唐宋元明清的风花雪月。
    在多数人都已认定漫画是个舶来品的时候,路现娜仍坚守着自己的国风漫画不肯放弃。他领着自己的漫画团队日以继夜地准备了两个多月,然后带着一身疲惫与桀骜站在了第三届吉林省“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舞台上。
    拿不拿冠军似乎很重要,又似乎没那么重要,对路现娜来说,最迫切的愿望是讲个故事,然后有人愿意听。

国风复兴:“大圣”的归来
    2015年,国产动画《大圣归来》刮起了一股国产动漫旋风。以此为节点,市场上的国风动漫作品突然多了起来。
    2013年,毕业于吉林动画学院的路现娜就开始进行国风漫画的创作,不过在2015年之前,用他自己的话讲,都是在“走独木桥”。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迅速火遍全国,路现娜也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此时他的工作室才算正式组建成功。
    路现娜为工作室取名“三昧”,来源于“三昧真火”,对于自己的工作室来讲,他希望它能够经受住真火的试炼成为一块真金。
    国风漫画的复兴在路现娜看来,固然有精品动漫产品的催化作用,但其向上的走势是一种必然。
    “过去如果一个人想看漫画,他要么选择日韩的漫画,要么选择欧美的漫画,这是市场给他们的选择,不是他们不喜欢国风漫画,而是没有这种产品,现在我们要把这种选择权还给读者,市场空间一直都存在,我们需要把它打开。”
    路现娜将作品的主要受众定位在青少年及成年人,青少年人的特点是对新鲜事物接受度高,对原版中国神话故事进行改编后创作出来的全新故事最受这部分读者欢迎,而成年人相对消费力高,适合一些有着更深文化内涵的作品。
    “漫画并非儿童专属,无论在日韩还是欧美,漫画都是全年龄段的,我们要突破的局限不仅来自市场,也来自人们的固有观念”,路现娜感慨。

每一片衣袖都是中式风流
    说是要做国风漫画,但是如何在画面中、在情节里体现出中国文化的内涵,这是一个急迫且关键的问题。
    路现娜摸索的答案是——细节。
    路现娜抬起手做了一个画画的动作,并解释道:“比如在一个分镜中出现了一张八仙桌,勾勒完桌子的线条之后我们可以简单地平铺颜色,读者也看得出来这是一张八仙桌,但是还不够,颜色缺乏层次会令这张八仙桌更像是一个符号而缺少真实感,我们要对它进行一些具有中国韵味的处理,比如做出毛笔干蹭的效果,就是为了让这张桌子能够更加完美地融入到情节之中,不会让读者‘跳戏’,”他再次强调,“不同材质的衣服都会有不同的纹理,细节决定成败,一点不能偷懒。”
    路现娜的三昧工作室创作的多是以中国神话故事为蓝本的作品,虽然主要情节大众都已耳熟能详,但他总能在细微之处发现新的故事点。
    以目前正在连载的《四圣传》为例,它的故事背景便是家喻户晓的《西游记》。《西游记》中有“混世四猴”,即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猕猴,除了石头里蹦出的孙悟空大放异彩之外,其余三只在原著中并无过多着墨。路现娜就是以混世四猴中的通臂猿猴为主角创作了看似很“西游”实则不“西游”的《四圣传》。
    在路现娜看来,中国的神话故事信息量非常丰富,可供挖掘的素材也很多,“在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故事中依然会有未开发的空白地带,只要用想象力去包装、去延伸、去展开,就变成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新故事。”

全产业链发展势在必行
    2015年,路现娜的工作室与吉林动画学院签署了创作平台协议,在校学生从大三开始就可以进入团队实习,并接受主笔的培训,到了大四的时候这批学生就可以被培养为成型的漫画助手,其中一部分创作能力比较强的学生甚至可以尝试自己主笔,这种合作培训模式极大地解决了人员补充的问题。“学校希望学生有更多的实践机会,而我们需要一个梯队,保证在做国风漫画的时候有充足的人员补充,这可以说是一种双赢”,路现娜表示。
    目前,路现娜正计划着制作动态漫画,相对于动画来说,动态漫画的成本更低、剧情更丰富,形式也更加灵活多变。“动画中一个镜头有24帧,要画很久,漫画是一种梳理型、只谈主格的创作形式,可以省略很多中间过程,做动态漫画不用把动作连续起来,可能只用动画一秒钟的成本就能表现动画2分钟的内容。”
    对于当下的漫画产业发展,路现娜认为全链条式的产业模式是大势所趋。小说输出剧情的速度快,漫画展现的剧情更丰满,动画则因其影音兼备的特质而显得更为生动,每种形式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而同一部作品完全可以以小说、漫画、动画多种形式呈现。
    “先通过成本相对较低的小说和漫画积累一批粉丝,再通过市场的欢迎度来决定是否制作成动画,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亏本的风险。”